重症咖啡因

【TSN-ME】孤岛(三)

社交网络同人

cp:Mark/Eduardo

Eduardo听见笔尖在纸张上滑动的声音,沙沙作响。

“Max·Schrems,M-A-X-S-C-H-R-E-M-S。”打字机的声音盖过沙沙声,但只是一小会,很快笔尖滑动的声音再次占据Eduardo的听觉。

“Schrems先生终于肯露面了。”Sy脸上是职业性的微笑,Eduardo好奇为何他时时都能保持这种轻松而游刃有余的态度,也许这就是Mark雇他的原因。

“当然,我对这起诉讼还是相当重视的,令我惊讶的是Zuckerberg先生今天居然也出席了听证会。”Schrems的态度同样平静,他甚至还对Sy笑了笑。Eduardo好奇地打量着他,Schrems的肤色是病态的苍白,脸颊圆圆的看着很有亲和力,深褐色的瞳孔,虽然穿着老气沉沉的暗色西装,依然掩盖不住他的年轻。

“他是大学生。”Eduardo耳边响起Sy昨天对他说的话。

有纸张翻动的声响,Eduardo侧过头,视线越过身旁的Sy落在Mark的笔记本上,上面画满了Eduardo无法理解的奇异图像。

Mark只是一直保持着写写画画的动作,没有抬头。

双方律师都以刻板且公事公办的语调重复说着Eduardo已经听过无数遍的话,他不由自主地想往别的地方看,或者也学Mark写点什么消磨时间。

或许我可以问Mark要张纸。

Eduardo摇摇头,在心底暗笑自己的不切实际,现在他们坐在同一侧,这已经很讽刺了。

“Saverin先生。”Schrems突然发话,一下子把Eduardo的注意力拉回房间。

“我听说Saverin家族在巴西很有影响力。”Schrems说话口吻轻松愉悦,如果不是处在这样一个形势下,Eduardo几乎要以为他是在和自己聊天了。

“我想不出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。”Eduardo谨慎地选择措辞,他能听见Mark翻动纸张的声音。

Schrems和他的律师Laurel交换了一个眼神,后者翻动文件夹,过了一会向Eduardo提问:“你曾经说对facebook创建初期的隐私政策不知情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据你所知,facebook的安全系统如何?”

“很好,我是说······Mark是计算机方面的天才,其他人比如Dustin他们都很擅长编程,facebook的安全系统是非常可靠的。”

“这么说你并不知道facebook曾经遭到攻击?”

Eduardo愣了一下,转头看向Mark。

“没人能黑进facebook。”Mark冰冷的语调不带一丝感情,他皱起眉头瞪着Laurel,在意识到Eduardo的视线后迅速把头低下去继续在纸上画画。

“你的话毫无依据。”Sy反驳道。

“我有依据。”Laurel不紧不慢地拿出文件,分发给Sy和其他律师:“这是Schrems先生在过去一年中针对facebook进行的调查,仅他所在的地区奥地利就有10350人,在注册facebook后不久,电话和邮箱都收到大量垃圾邮件和短信。”

“你不能证明这和facebook有关,”Sy接过文件,Eduardo注意到他的神情没有一开始那样平静了:“用户个人因操作不当或其他原因导致账号被盗,facebook不负责任。”

“这么大的数字,说是个人问题是否有些太勉强了?而且我例举的仅是奥地利,我这里还有关于整个欧洲的调查文件。”

“我很好奇这些文件的来源。”

“我可以保证这些文件的合法性和真实性。”Schrems微笑着替Laurel回答了Sy的疑问。

“既然Saverin先生刚才说facebook的安全系统非常可靠,而Zuckerberg先生也肯定了他的回答,那么在基于大量用户个人信息被盗的前提下,有没有可能是facebook有意泄露用户资料?”

Eduardo看着Mark,意料之外的,Mark没有说话,没有用他标志性的刻薄言辞攻击对方,他只是紧紧抿着嘴唇,脸色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加苍白了几分。

不可能,Eduardo在心里默念,Mark不会用facebook的未来开玩笑,这种事他不可能做的。

Mark只是咬着嘴唇,瞪着Schrems的眼神冷酷而鄙夷。




Chris一手支撑着额头,一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。

“Chris?”Dustin探头探脑地走过来,小心翼翼地按住Chris的食指:“你这都写的什么啊?”

Chris抬头,电脑屏幕上一堆乱七八糟的字符,他叹了一口气,收回被Dustin压住的手,摇摇头说道:“我没事,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。”

“你有事,你脸上就写了‘好烦恼’三个大字。”Dustin不屈不挠地把脸凑近Chris,迫使他不得不看着自己。

“说了你也不明白。”

“我可是身家过亿的最年轻富豪,还是facebook创始人之一,明不明白是由我来决定的。”Dustin说这话的时候,神气活现地像只骄傲的小孔雀。

Chris毫不掩饰地翻白眼,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Dustin:“隐私案原告人数达到上限了。”

“原告不就是Schrems吗?”

“他只是发起人,其他签名者都是原告。”

“所•••所以那些在网上说支持他的人,都是原告啦?那得有•••好几万个吧?”Dustin像是被自己的假设吓到了,吞吞吐吐地说。

“2.5万个,这是原告上限,剩下的还有3万个就是单纯的支持者了。”Chris不带感情色彩地看了Dustin一眼,不出所料Dustin的眼睛和嘴巴同步张大了:“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。”

“那不就······”

“大家好啊!好久没回来了,有没有很想我?”Dustin的惊叹还没说完就被更响的声音淹没了,Chris都没抬头看就已经一脸嫌恶,Dustin一卡一卡地转动脑袋,就好像自己是机器人:“Sean?”

“噢,Dustin!好久不见,你还是这么可爱!”Sean完全不理会Dustin的反应上来就是一个拥抱,Chris在Sean收紧双臂之前抢先一步把Dustin拽到身后。

“Chris!你也在啊,需要爱的抱抱吗?”Sean的表情就好像Chris是突然从电脑屏幕里钻出来的。

“不用了,谢谢,你来干什么?”Chris冷漠地回应。

“大家是不是都忘了其实我是股东之一?”Sean夸张地挑起眉毛,完全没有一丝不快。

“我知道,所以你来干什么?”

“股东大会啊,伙计!”Sean上下挥舞着双手:“别告诉我取消了!”

“······没有取消,Sean。”Chris紧绷的脸慢慢放松下来:“还有三天呢。”

“提前三天就要准备起来啦!”Sean亲切地拍拍Chris的肩膀。Dustin在Chris背后探出脑袋,下巴抵着Chris的肩膀,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,Sean毫不犹豫地给他一个飞吻:“我只是来巡查一下我的资产,别太担心啦。”

Chris很想反驳说自己根本不担心,嘴巴张了张还是忍住了。

“对了,你们和那位······就是那个那个,不可说先生,见过没?”

Chris和Dustn面面相觑,大脑高速运转考虑该说实话还是糊弄过去。

“呃······”Dustin发出意义不明的单音节。

“见过啦?”Sean幸灾乐祸地笑起来:“我打赌你们没跟Mark说。”

Dustin的脸迅速垮了下来,巨大的沮丧充斥眼眸。

“我不会打小报告的。”Sean眨眨眼:“不过你们有没有问他会不会出席股东大会?毕竟,他还是facebook的一份子。”

Sean的话瞬间点燃了Dustin心头的怒气。

“他就是facebook的一份子。”

“是吗?”Sean意味不明地笑笑。Dustin像是想到了什么,在Sean的目光中低下头。

“Dustin?”Chris疑惑地问,见他没什么反应,便把责难的眼神投向Sean,后者只是耸耸肩,转过身去轻车熟路地搭讪路过的大胸美女实习生。




“多少钱?”Mark一动不动地盯着Schrems。

“什么?”Schrems大概也是被Mark突然说话给惊到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你想要多少钱。”Mark没有用疑问句。

Schrems笑了,看起来是真的觉得Mark说的话很好笑:“你觉得我是为了钱?”

“所有起诉我的人,最终目的无非是为了钱。”

Eduardo突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,好像他的脖子上有一条无形的绳索,此刻正以极快的速度收紧,死死勒着他,让他濒临窒息。

“如果你这么想的话,Zuckerberg先生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2.5万人,每人500欧元,换算一下是1700万美元。”Schrems颇为玩味地看了一眼正在深呼吸的Eduardo。

“噢,这好像还不到我去年一年所交税的数目。”

“确实不到,但这不是保密协议上的数字,”Schrems笑得更明显了:“这是起诉书上的数字。”

“而我非常确信你一定会支付这笔钱,在法官判决我们赢了之后。”

“想都别想。”Mark快速地说完,低头继续奋笔疾书。

Eduardo确信他听见了纸张被划破的声响,破碎的悲鸣在他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。

评论(6)
热度(32)

© 重症咖啡因 | Powered by LOFTER